加載中 ...

成都:尋母55天未果家人漸疏離 女兒盡孝變壞事想辭職找人

2019-07-24 10:08:45 來源:蜀東在線

梁玉紅稱,母親即是從該小道離開

安慶珍

  安慶珍出走時的穿著

  第55天,安慶珍依舊沒有消息。

  5月30日下午1時30分許,53歲的安慶珍從成都溫江區天府家園小區離開,下午2時許,消失在游家渡社區后的空地中。監控畫面中,安慶珍身穿紅色外套,下穿黑色褲子,腳著花鞋,留著齊耳短發。

  安慶珍的女兒梁玉紅是內蒙古人,去年11月來到成都工作,在天府家園租下了一個兩居室。母親身體不好,她把母親從老家接到了身邊,一邊上班一邊照顧。但來的第九天,母親離家走丟了。

  1走失

  來成都的第九天 母親離家走丟了

  一摞尋人啟事放在地上,墻邊的藥罐還是新的,廚房里許久沒有開火的痕跡,兩居室的出租房內,空空蕩蕩,遇到下雨,涼風襲來,更覺冷清。

  母親安慶珍已經快兩個月沒有消息了。梁玉紅沒有心思打整房間,甚至害怕回家。同事勸她放輕松些,已經五十多天了,沒找到人能咋辦呢,但打開家的房門,思緒就上來了,“上學工作離家10年,上到研究生又怎么樣,媽媽都照顧不好。”

  “這種心情很復雜,有點能力照顧家人了,接媽媽過來盡盡子女的義務,結果沒來幾天,人沒了,你怎么給家人交代。”梁玉紅自責。

  安慶珍是今年5月30日走丟的,那是她來女兒身邊的第9天。原本梁玉紅已經掛好了號,并向公司請好了假,第二天帶著母親去成都中醫附院就診,“結果頭天下午人就不見了。”

  接母親來成都,是一家人商量后的決定。“媽媽身體不好,我們一家開了一個視頻會議,決定讓她來成都跟著我,一方面成都醫療條件好,可以看看病,另外也可以散散心。我父親留在老家,或者到我弟弟那里。”梁玉紅說。

  但畢竟是個相對陌生的城市。梁玉紅說,母親來到成都之后,還沒有什么熟悉的人和朋友,除了自己。“一開始弟弟過來陪著待了幾天,之后的近一周就只有我和媽媽兩個人,白天我上班,中午會回去陪她吃個午飯,大部分時間是她一個人在家。”

  晚上下班后,梁玉紅會帶著母親出門鍛煉,她也建議母親平常可以自己買買菜,健健身,量下血壓,熟悉下路線和環境。梁玉紅介紹,母親曾表示想走,自己也計劃端午假期的時候送她回老家,但沒想到,母親一個人出了門。

  母親為什么要出走?梁玉紅感到意外,但似乎也有個中緣由,“她身體不好,一直失眠,我爸也有病,在老家兩個人的爭吵就時有發生,在來我這邊之后,可能也覺得我要上班,她自己是負擔。”

  2尋人

  近兩個月仍沒消息 不愿放棄又沒方向

  監控畫面顯示,安慶珍于5月30日下午1時30分許走出了小區,之后出現在游家渡社區后的空地,接著走出了監控畫面,不知去向。梁玉紅介紹,母親出走時空著手,手機、錢包、鑰匙都沒有帶在身上。

  梁玉紅想盡了辦法尋找,但55天過去了,目前依舊沒有任何消息。“最怕她往偏遠地區走了或者已經遇到危險了,另外她的個性又不會主動問路,身上什么都沒帶,怎么生存呢。”

  梁玉紅說,發現母親不在后,她曾向小區附近的多個派出所報了警,同時聯系上成都周邊的各個救助站,公司同事也幫忙散發尋人消息,并一同到小區附近參與尋找,但幾天過去,沒有一絲消息。手上僅有的也只是一段母親最后出現的監控畫面,但畫面以外,走向了哪里,無人知曉。

  “最黃金的時間應該是當時的頭三天,但都錯過了。”梁玉紅說,后續的尋找只能靠自己,但目前希望十分渺茫。上班以外,梁玉紅所有的心思和安排全在找人上。每天下班,她就騎著自行車在小區周邊尋找,周末就借用公司的車到更遠一點的地方找。

  梁玉紅還印制了大量的尋人啟事,在周邊小區、公交站、公告欄張貼。她還想到了懸賞,但除了幾個咨詢懸賞真假的電話外,沒有任何線索。自己時間不夠,她甚至找了兩個專門尋人的小伙,幫她尋找。為了擴大尋人消息,她花錢求助一些尋人平臺發布消息。

  可統統都沒有消息。梁玉紅陷入了絕境。不找,放不下,找,又實在沒有方向。

  記者從溫江警方了解到,在安慶珍走失后,梁玉紅到了其家附近的派出所報警求助,警方曾協助其進行尋找,但沒有結果。后警方又向成都其他分局派出所發出了協查通知,期望安慶珍在被他人救助后,可及時得到情況反饋,不過到目前為止,也暫時沒有收到消息。

  3親人

  爭吵越來越多 聯系也少了

  梁玉紅有了辭職的想法,尤其是這段時間。她想必須給家人和自己一個交代,“專門去找,一定要找到人。”梁玉紅說。

  梁玉紅面對著來自自己和家人的雙重壓力。她自責沒能照顧好母親,父親弟弟也責怪她,“畢竟人在你這兒,現在人沒了。”

  她向記者講起了最近幾次與弟弟和父親的通話。父親談起自己身體越來越不好,弟弟給她打來電話商量怎么辦。“弟弟的意思是要有人回去照管爸,但我是回不去的,先不說老家的工作機會和條件,媽在我這丟了,人沒找回來,回家兩人避免不了要爭吵,彼此傷害。”梁玉紅說。

  “我問他對我是什么想法。他說能有什么想法,不怪你?可人呢?”梁玉紅明顯感覺到弟弟對自己的態度,“疏遠了,但我們也只能不聯系,能怎么辦呢?”

  更多的爭吵來自父親。“只要一說話,話題就總要來到媽媽這里,是我要攆她走嗎?不給她飯吃,虐待她了嗎?”梁玉紅感到最沉重的話語則是“你那么行咋沒找回人來”。爭吵越來越多,與父親的聯系也少了。

  “我想她走丟嗎!”說著,梁玉紅哭了。

  4自責

  壓力特別大每天都在朋友圈發尋人消息

  盡管父親、弟弟有責備,但靜下心來,梁玉紅覺得這種責怪她必須去面對。“想想,雖然話不好聽,但道理就是這樣啊,我也問自己,對媽媽照顧好了嗎?”

  梁玉紅今年30歲了,還沒成家,工作剛剛三年,之前一直求學,上到了研究生。“離家10年了,都是他們(爸媽)在支持我,做兒女沒有做到位,現在工作了有點能力了,想照顧卻還把人照顧丟了。”梁玉紅說 ,“父母把我養大,30年了也沒有把我搞丟,咋9天時間,我就把媽媽搞丟了呢。”

  “兒女常說忙,照顧不來,但帶著父母在身邊工作的新聞那么多,就像有一個跑貨運的司機,就一直把母親放在車上,隨時照顧,我為啥做不到。”梁玉紅自責,“母親應該是身上的零件一樣,隨時在一起,她還會丟嗎?”

  一個人在租住房內,梁玉紅時常坐在板凳上發呆,想著母親,眼淚便不住流下。“過去10年,不管遇到什么困難,我都不會哭的,但她走丟了后,我一回到家,就感覺壓力特別大。”

  她依舊每天在微信朋友圈內發布著母親的尋人消息,1天、2天、3天……她寫道:

  “我很內疚,沒有好好對你,關心你。你在哪里,是否平安?”

  “媽媽,我是你的女兒,52天過去了,還是沒有你的消息,我很內疚,也很想念你。我知道你是絕望的,對我,對生活失去了信心,可是我還是希望得到你的消息,確認你的平安。”

  “我想要甜蜜的負擔,但不是每天的內疚與自責,和無能為力,你平安健康就好,回來吧。”

  ……

  母親走丟了,梁玉紅無法向父親和弟弟交代,更無法跟自己交代。“不找,放不下,找,又沒有方向,她到底在哪啊?”

本文來源:責任編輯:

蜀東在線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  •   7月24日,省委書記、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彭清華,省委副書記、省長

    2019-07-25
  •   7月24日,全國征兵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召開后,省政府、省軍區隨即

    2019-07-25
  •   7月24日,省保護消費者權益委員會召開新聞通報會,公布近期對全

    2019-07-25
  •   7月24日,四川省生態環境廳召開例行新聞通報會。通報我省貫徹

    2019-07-25
  •   近日,為加強示范引領、打造樣板標桿,推動更多PPP項目??高標準、

    2019-07-25
  •   7月中旬全省縣域經濟發展大會的召開,使地處四川西南邊陲的得

    2019-07-25
  •   盛夏7月,阿壩州紅原縣日干喬濕地自然保護區水草豐茂,引來各種

    2019-07-25
  •   南充市高坪區地處四川盆地東北部,嘉陵江中游東岸。受地理環境

    2019-07-25
  •   ??老頭兒,最近天熱起來了,消毒要更勤一些才行!????要得,我這就去!??7月1

    2019-07-25
  •   作為白鷺的鄰居,李必成夫婦內心是歡迎它們的,但畢竟都年過六旬

    2019-07-25
二肖二码长期免费公开